FF今天的受追捧是否偶然?重溫《偶遇賈躍亭》中的答案

「賈躍亭是啥情況,咋就沒完了?」一位元非汽車行業的朋友看到消息後詢問汽車商業評論記者,在得到簡單答覆後仍感到不平:「感覺就是個大忽悠,不斷有高人栽。」 賈躍亭和FF的又一次起死回生讓一些人感到不適甚至憤怒。 1月29日一早,吉利控股集團發佈公告,公司與FF簽署框架合作協定,「雙方計畫在技術支援和工程服務領域展開合作,並探討由吉利與富士康的合資公司提供代工服務的可能。同時作為財務投資人,吉利控股集團還參加了Faraday Future SPAC上市的少量投資。」  

此前一天,FF也發佈消息,稱「正式提交納斯達克上市申請,超額完成募資逾10億美金」。 再前一天,媒體報導稱在FF的最新一輪融資中,來自珠海市的國資向FF投資20億元。 美股上市、珠海國資投資、吉利投資、代工,短短幾天時間,此前幾年淪為「下周回國」笑柄的賈躍亭和他掌控的FF忽然成了炙手可熱的香餑餑。 有從業者在微信群中感歎「成王敗寇,任何人湊近了看都有魔鬼的事情,李斌如果去年爆了就是第二個賈躍亭,沒爆就是新能源英雄。」 李斌與賈躍亭有可比性嗎? 巧的是,媒體報導大約去年這個時候,多家傳統車企曾跟低谷期的蔚來溝通過投資甚至收購意向,包括吉利。一年之後,吉利投資的對象換成了FF。 瞭解造車新勢力早期狀況的人可能還記得,曾有一段時期,造車新勢力一哥的風頭屬於樂視汽車。蔚來聯合創始人、總裁秦力洪曾在2020年底的一次溝通中特意提到:「早幾輪融資的時候最回答不了的就是怎麼證明比樂視好。」 在新汽車時代,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東或許要變成三年河西三年河東。成王敗寇一線間。 自2014年進入汽車領域,賈躍亭就把中國汽車業最具爭議的人物這個身份拿捏得死死的,沒有之一,這一點連首富許家印連發奇招也無法撼動。 最神奇的是,從樂視超級汽車到FF,賈躍亭的造車夢醒了幾回,但總有大佬在其最危難的時候出手續命。 這是為什麼?他們看中了FF什麼? 最近3年,賈躍亭接受國內媒體採訪的記錄仍停留在2018年4月2日,汽車商業評論總編輯賈可與賈躍亭在洛杉磯FF研發中心偶遇後的對談。  

再次重溫那次偶遇對談,或許能知曉今天FF的受追捧是否偶然。 讓人印象深刻的一個插曲是,2018年《偶遇賈躍亭》在汽車商業評論微信公眾號刊發後,有人輾轉加了記者微信,請求轉載。此人是原樂視員工,當時早已離開樂視,他告訴記者「好久沒有前老闆的消息,我希望他能東山再起,但現在流傳的一直是壞消息,你們見到了他本人,看到他還在堅持,我由衷感到高興。」

偶遇賈躍亭

這個經歷了樂視斷崖式危機的人是何狀態?他嘔心瀝血的汽車新物種能否量產?總編輯賈可專訪風暴眼中的賈躍亭

參觀所有的地方,包括一般不讓人去的造型中心。美國西部時間2018年4月2日上午9時,記者被允許在洛杉磯Faraday Future汽車公司研發中心參觀。

洛杉磯Faraday Future汽車公司全球研發總部 ▼

這裡似乎是和矽谷的文化氛圍一樣,FF汽車所有的人都沒有獨立的辦公室,賈躍亭也是如此。

2017年11月2日,當時騰訊新聞《棱鏡》採訪賈躍亭的時候,他還是有辦公室,「房間不大,一邊是茶几沙發,一邊是辦公桌,辦公桌側面的牆上掛著兩個大屏樂視電視」。

當時,賈躍亭是自2017年7月4日飛往美國之後首次公開回應外界質疑。其時,他的汽車夢面臨著FF的A輪融資至今未果的困境。

如今,根據他在美國西部時間2月13日下午,北京時間2月14日上午在第一次全球供應商峰會的講話,FF已成功完成15億美元股權融資,這基本滿足IPO之前的全部股權融資需求。

記者通過各種管道確認了這一消息,但是除了賈躍亭本人、他的外甥,即負責次輪融資的王佳偉還有法律專家外,恐怕沒有任何FF員工瞭解此次融資的詳情。

這時的賈躍亭應該是一年多來心情最好的時候了。我們一直希望能夠有機會單獨訪問賈躍亭,但一直被告知現在不方便發聲,此次來到洛杉磯依然被告知不可能有機會採訪他。

FF全球研發總部內 ▼

他們說,現在的賈躍亭不希望節外生枝,只是希望能夠潛心FF 91這個被他稱為汽車新物種的第一款產品的量產工作。

但現在的天下哪有保密的事情。關於睿馳汽車在廣州南沙拿地設立新能源汽車公司以便FF汽車落地中國的消息,關於恒大集團老闆許家印入股FF汽車成為第一大股東的消息,在2018年的春天傳得沸沸揚揚。

看到兩個辦公大樓裡人們忙碌緊張的情景,你會感覺到賈躍亭確實是打不死的小強。我要求參觀所有的地方,包括賈躍亭的工位。

上午10點鐘左右,剛剛開完總裁辦公會的賈躍亭,正站在電腦前忙碌。

他的工位在一座研發樓的二層一角。高高的桌子,上面貼了很多寫有可能各種待辦事項的便簽條,一台筆記型電腦夾在兩台臺式電腦中間;高高的椅子,估計賈躍亭一般都不會坐在上面辦公。

我走上前去,賈躍亭也來到工位邊上,我們握手寒暄。他說:「來美國出差啊?」我說:「剛在矽谷參加完SF活動,再來看看另一個F公司。」他笑了起來。

賈躍亭穿著黑色帽衫、牛仔褲和休閒鞋。我們站在那裡,開始了一次意外卻又情理之中的談話。

看到賈躍亭,我腦海中立即浮現的就是將要在5月召開的第十屆中國汽車藍皮書論壇的主題「夢想與焦慮」。這個時代給予了我們更多創造和實現夢想的機會,但隨之而來的卻是同樣揮之不去的焦慮。

「看你頭上沒什麼白髮。」我問。「我經歷的這種生死時刻,跌宕起伏多了。」他答。

大約半個小時後,一位女助理告訴賈躍亭新一輪的會議又要開始了。離開之前,他送了我一頂印有FF標識的帽子。這是FF 91測試車2017年6月27日成功挑戰派克峰時的紀念品。

以下是記者與賈躍亭此次交談的節錄,涉及他對過去自己的認識,對現在FF量產的把握和對汽車行業的認知。

1、「這(沒有心氣)絕不可能」

記者:你是雄心壯志不滅啊!

賈躍亭(Faraday Future汽車創始人、CEO):確實也犯了很多錯誤。

記者:如果這個事情重來,你還搞那麼大嗎?

賈躍亭:其實,我們過去都有一些反思。錯並不錯在我們搞得大,而是錯在節奏,同時展開的東西太多,如果掌握好節奏,結果就會(和現在)相反。

記者:你的東西邏輯上都很通,但是我管理一個雜誌社都很麻煩,你的管理邊界這麼大,每一個板塊都能夠整成巨無霸。

賈躍亭:是啊,節奏的問題。

記者:現在FF你親自掌舵,只做這一件事,恐怕成功的概率就會很高。

賈躍亭:現在我就做這一件事了。你體驗我們的產品了嗎?

記者:去年體驗了一次,感覺還是很牛的。剛才又體驗了一下,(陪同的)小夥子問,你有心臟病嗎?

賈躍亭:(笑)。

記者:確實一腳下去,心會懸起來。你的電機一個就是300多馬力,這個厲害。

賈躍亭:我們一個電機350馬力,一個車3個電機。你看我們內飾了嗎?

記者:看了,可以的。要是量產了就更牛。

賈躍亭:(指著旁邊工位上為量產忙碌的老外們)這是我們管理層,週一上午我們剛開過總裁會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